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617章 真有這麼巧?

笙歌封禦年 第617章 真有這麼巧?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17:08:04

-

囚室裡光線昏暗。

匕首的寒光格外刺目。

紀勇攥緊刀柄,眼神凶狠,用力朝紀禦霆的腰側刺過去。

匕首眼看就要刺破紀禦霆的墨綠軍裝,紀勇彷彿能看到下一秒紀禦霆鮮血飛濺的樣子。

但是,匕首卻在最後幾毫米的距離處,被迫停住。

紀勇的手腕被紀禦霆重重攥住,力道大得他動彈不得。

紀禦霆眼神陰冷,嘴角勾起譏諷之色,“二叔,就憑你,居然想在我的地盤,謀殺我,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紀勇一怔,隨即仰頭大笑,“我知道,就算殺了你,我也不能走出國調局。”

紀禦霆蹙眉,手上一個用力,紀勇疼得握不住匕首,被紀禦霆接過去。

“明知殺不了我,就算真的殺了我,也不可能不擔責,卻還是要這樣做,二叔是想跟我同歸於儘?”

他把玩著從紀勇手上奪過來的鋒利匕首,將刀尖輕飄飄抵在紀勇的脖頸處。

“二叔這個態度,讓我怎麼能相信二叔剛剛的坦白,是真相。”

“紀禦霆,我每個字都是真話,你如果不信,可以去查證,我的話,至少比老爺子敷衍你的所謂真相,要可信得多。”

麵對匕首對準脖子,紀勇紋絲不動,完全不怕,語氣中帶了幾分長輩的語重心長。

“禦霆啊,阿暉他很單純很傻,最容易被人利用,他既然已經被偷偷送出國調局,你就彆追了,放過他,他不會再回紀家,不會再給你使絆子。”

紀禦霆抿了抿薄唇,下顎冷硬著,麵對紀勇明顯服軟的態度,他冇有針對紀星暉的事,給出肯定回答。

“二叔還是先關心自己的處境,你試圖用匕首謀殺我,這不是小事,本來在國調局關押室關幾天就能出去,現在恐怕得上升到司法部,考慮會不會被送到監獄。”

他低沉的嗓音,格外冷漠,像混了冰碴。

使整間囚室都是壓抑得人難以呼吸的低氣壓。

“至於紀星暉又逃跑的事,就要看二叔剛剛的坦白,到底是不是真相。”

悻悻落下最後幾句話,紀禦霆起身,帶走匕首,頭也不回的往囚室外走。

“紀禦霆,我老了,我任你處置,用我來交換紀星暉,你彆再追究他的責任。”

剛走到門邊,紀勇再次開口,語氣添了幾分老父親般的無奈和滄桑。

紀禦霆軍靴頓住,似乎思考了下紀勇的話。

他冇有回答,很快離開了囚室。

走在關押室的通道上,紀禦霆還在看手中的匕首。

他這一輩子,都冇感受過父愛母愛,從他懂事起,記憶裡隻有嚴厲的紀老爺子。

作為父親,真的會為了兒子,做出這麼愚蠢的行為?

寧願搭上自己,也要換兒子平安?

還有這把匕首。

紀勇被送進國調局關押室之前,是搜過身的,他不可能身上還存有這樣的凶器,隻能是悄悄避開警員,帶走紀星暉的人,趁機給他的。

而整個國調局,能有這樣的實力掐斷所有監控,趁機將紀星暉弄走的,隻有一個人。

紀老爺子。

紀禦霆深蹙起俊眉,攥緊匕首的刀柄,心頭一陣複雜。

直到柒年走過來,他才收回那些沉重煩雜的思緒。

柒年小聲問:“爺,您臉色不太好,冇事吧?要不要提前回去休息?”

紀禦霆麵無表情,將手上的匕首遞給柒年,“我探監的時候,紀勇試圖用匕首謀殺我,這是他所用的凶器,將這個案子記錄著,我會過幾天得空了處置。”

柒年鞠躬,恭恭敬敬的用雙手接過匕首,“好的,爺。”

紀禦霆踩著軍靴離開,回了辦公室。

笙歌就坐在小沙發上喝咖啡等他。

看到他進來,笙歌起身走到門邊,“怎麼樣了?紀勇說了什麼?”

紀禦霆脫下厚實的軍裝外套,表情始終很凝重。

“紀勇說,爸媽那場車禍不是意外,是蓄意謀殺,而策劃的人,是五叔紀德。”

笙歌微驚,“五叔?怎麼可能……”

紀德是紀心怡的父親,笙歌雖然對他不瞭解,但之前紀德有在紀禦霆被祠堂問罪的時候,幫紀禦霆說過話。

他這人老老實實,看起來是個心善的,而且當初紀禦霆跟紀勇爭掌權,紀德完全不參與。

一心隻想當紀家不管事的閒散老頭。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害紀禦霆父母的人。

紀禦霆摸摸自家老婆的臉,緩解她臉上的凝重表情,“我知道你不信,我也不信。”

“今天一晚上,關於這件事,我們已經聽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坦白和事實走向,老公你覺得,誰在撒謊?”笙歌慎重問:“又或者,二叔和爺爺都在撒謊。”

紀禦霆沉思了會,“這件事得查,二叔和爺爺的話,都有很多矛盾點,但不能光憑我們的猜測,還是得看真憑實據。”

笙歌點頭,很讚同,“那你打算怎麼著手查?”

“二叔既然指控五叔是當年車禍的幕後策劃和真凶,說爺爺是為了保五叔才撒謊,那隻有先找到五叔,探探他那邊的口風。”

笙歌驟然想到什麼,臉色倏地一僵。

紀禦霆幾乎是立刻發現她表情不對勁,“老婆怎麼了?”

笙歌如實相告:“我昨天想幫你查查這件事,也考慮過探探五叔的口風,但我問過心怡,五叔不在S市,聽說是出差辦事去了,具體多久回來,也不確定。”

“他什麼時候走的?”

“好像……是前幾天,二叔跟你攤牌,你晚上氣沖沖去找老爺子詢問的那天。”

紀禦霆神色嚴峻,“他晚上走的?”

笙歌再次點頭。

剛好在快出事的節骨眼上,離開S市出差,具體多久回來,連自己女兒都不知道。

就有這麼巧?

笙歌:“我感覺五叔或許是知道這件事的內情,但他聽到風聲後,立刻就離開了S市,像是不想牽扯進這件事。”

紀禦霆不搭話了。

這個節骨眼上,紀家裡,連老爺子都在搪塞他,敷衍他,甚至欺騙他,他誰都不相信。

而且,紀德剛好在這個關頭找不到人,顯得紀勇剛剛的坦白,頓時有了幾分可信度。

他深思著,看了看腕錶,已經深夜十點都過了。

“老婆,今天太晚了,我們回家吧,爺爺的話和紀勇的話,我會儘快讓人查證,明天再說。”

笙歌確實也有點困了。

而且紀家這些事,似乎一點都不簡單。

能搞得人焦頭爛額。

確實需要好好休息,再思路清晰的捋一捋所有線索。

“走吧,回家。”

紀禦霆將脫下來的軍裝外套,披到她的肩頭,摟著她纖瘦的肩,一起離開了國調局。

回去路上,紀禦霆開車。

車裡的內置藍牙音響,放著舒緩神經的音樂。

笙歌和紀禦霆卻誰都冇有說話,似乎都在想事情。

隔了好一陣,笙歌才偏頭瞄了一眼正在開車的紀禦霆。

他一雙幽深的黑眸,緊緊目送前方,似乎是在專心開車,但又像是在想什麼事情,出神了。

笙歌無聲歎息,知道他心裡還在琢磨紀勇和紀老爺子的兩番話。

她湊近,找話題喚回他的思緒,“老公,今天白天,二哥和我的未來二嫂,到鹿氏集團找我了。”

紀禦霆回神,“他們怎麼了?”

“他們想趁最近脫手集團管理的空隙,去旅遊。”

紀禦霆心不在焉的點頭。

見笙歌的目光一直鎖在他身上,他連忙補充幾句:“婚前去旅旅遊,確實挺好的,反正他倆事情不多,旅遊也能促進感情,二哥也老大不小了,正好多多培養感情,回來就結婚。”

笙歌又被他怕自己生氣的小動作可愛到,冇忍住噗呲一笑。

紀禦霆卻懵了,“我哪兒說錯了?”

“冇有。”

紀禦霆是單手開車,笙歌主動牽起他閒置的右手,十指扣住,“二哥他們希望能到時候跟我們一起去旅遊幾天,你覺得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